杨丽萍首谈保养秘方:吃素忌米饭看本草纲目

newvivi| 2012-07-03 14:30:00
阅读()
杨丽萍拿菜篮子参加车展成为了微博热点话题
 今晚,在云南昆明,对于著名舞蹈艺术家杨丽萍(微博)来说又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传承·绽放———杨丽萍文化艺术传承发布晚会”暨“昆明艺术职业学院-云南映象艺术传承中心”将正式成立,这是杨丽萍从艺以来首次以这样的规模获得支持,并专门成立传统文化的科班培训基地。  赶在号称“杨丽萍最后的舞剧《孔雀》(微博)”紧张排练的间歇,成都商报记者前晚在排练现场———云南艺术剧院的小酒吧,与今年已54岁的杨丽萍畅谈4个小时,她特意开了一支罗伯特干红葡萄酒,侃侃而谈网络和媒体对她的误读。“媒体说《孔雀》之后再无杨丽萍,你觉得呢?我从舞蹈中来,必定也从舞蹈中去,‘最后’不‘最后’的说法已经没有意义了。”  《孔雀》今年9月将正式登陆成都锦城艺术宫,一共5场。无论这是否真是杨丽萍的收官之作,年过半百的杨丽萍交出的这部舞剧,其新鲜程度、神秘程度、震撼程度,都十足让人期待。另外,本报的这次独家贴身专访,也将成为杨丽萍最为生活化的一次袒露,对于这个冯小刚(微博)眼中“已成精了”的女人,肯定是的。  我的舞蹈,鬼都能跳!  我的舞蹈不难跳,不需要用到太多体力,不用下大腰。今年春晚的作品《雀之恋》也没有难度,走来走去而已。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想通过《孔雀》传递怎样的艺术观、价值观和舞蹈想法?  杨丽萍(以下简称“杨”):它讲述了一个关于生命、成长、人性和爱的故事。这是部会让人感觉很奇妙的舞剧,音乐是新的,动作编排是新的,演员是新的,甚至感觉都是新的。  记:很多舞迷关心你的身体与其他的舞蹈家有什么不同?  杨:我的舞蹈不难跳。不需要用到太多体力,不用下大腰。我就是我,没有别的奥秘。  记:媒体说《孔雀》是你的收官之作?  杨:媒体总喜欢找点来炒,收官之作?谁知道呢?是吧,哈哈。  记:到目前为止,《孔雀》从你的身体条件、舞蹈技术、舞蹈艺术上来说,是不是你最好的一部作品?  杨:不,谁知道它好不好,我只是有感而发。它在我身体内涌动、流淌,我就顺着表现出来了,仅此而已。你问我现在的身体和25年前跳《雀之灵》时有什么区别,我只能告诉你,我的舞蹈不难跳,不需要什么高难度,鬼都能跳!只是在舞台上走来走去,一些媒体说这是“风格化”,其实是高看了,今年春晚的作品《雀之恋》也没有难度,走来走去而已。

  记:你觉得中国舞蹈界这么多年来,为什么出不了第二个杨丽萍?  杨:有啊,很多舞蹈家不错。她们为什么要跳孔雀来成为第二个我呢?很多题材可以去创作表现的。  保养秘方,去看《本草纲目》  “杨丽萍减肥食谱”?我都不知道。我的一日三餐很简单,但从不节食,吃素菜是可以持续的、效果非常好的减肥,我不吃米饭倒是真的。  记:我们还是非常关心你的身体为什么能保持那么好的状态?要知道你今年已经54岁了。  杨:去看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吧。吃什么、不吃什么、吃什么养发、吃什么养颜等等,我经常拿它作为我的食谱菜单;另外,多运动、多喝豆浆……  网上不是有一个著名的“杨丽萍减肥食谱”吗?说我早上喝1杯盐水+3杯普洱茶;中午1小盒牛肉+1杯鸡汤+2个小苹果;晚餐2个小苹果+1片牛肉。呵呵。我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总结出来的。我的一日三餐很简单,但从不节食,吃素菜是可以持续的、效果非常好的减肥,真的,我不吃米饭倒是真的。(杨丽萍近乎偏执地爱好素菜,当晚的饭桌上,她点了双份的莲白、苦瓜和清炒板蓝根,惟一“油大”的菜是昆明口味的毛血旺,可她也是只顾夹其中的素菜。)  记:据说你有一个特别的女性保养秘方?  杨:每天晚上临睡前,拿7个大枣,开7个小孔,把枸杞放进去,在温水里泡上一夜,然后第二天早上煮半个小时后喝那个汁水,对女人的内分泌很好。我现在很少用化妆品,从不进美容院,就是素颜,到哪里去都这样。护肤品用一些最简单的,你看我从不代言化妆品广告,我代言一点床上用品就好了,至少不害人嘛,哈哈。  记:你对手的保养和呵护看来是很苛刻的。  杨:(用一支KIEHLS手霜再次抹了手)你是不是要问我的指甲?一般留40多天……40多天的话,我的指甲就长到对面去了,要那么长干嘛,就这么长差不多了。  小彩旗不需要接我的班  小彩旗最近在拍电影。她是个很好的舞者,但我从没有想过要去打造她。她喜欢跳舞,愿意留在我身边跳舞,我让她发挥就好了。  记:小彩旗最近状态如何?

  杨:小彩旗最近在拍电影。她是个很好的舞者,我从没有想过要去打造她,没有人能“打造”她,都是她自己自由发挥。她现在也没有上学,她父母也不管她。一岁多她就跟着我,保姆一起过来的,她从小就跟着我到处跑。  记:你觉得小彩旗能接你的班吗?  杨:不一定让她来接这个班。接班干嘛?你看《云南映象》、《孔雀》这班演员,还有其中的那么多小演员,个个都可以接班,为什么一定要让她接呢?她家里条件很好,不需要来接舞蹈这个班,她妈日子好过得很,开个客栈……她喜欢跳舞,愿意留在我身边跳舞,我让她发挥就好了。  我怕老,但怕也没用  我是夜猫子型的,我妈说我吃不好好吃,睡不好好睡,我一般凌晨两三点才睡,要做的事太多了,看资料、看碟、看书……  记:你现在多久做一次体检?  杨:每年都做。我的身体很健康,跳舞跳了那么多年,身上没有什么地方有伤,只是小时候摔跤脚骨裂过一次。我还是夜猫子型的,我妈说我吃不好好吃,睡不好好睡,我一般凌晨两三点才睡,要做的事太多了,看资料、聊天、看碟、看书……  记:你之前多次提到对电影《阿凡达》的喜爱,对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这种状态的喜爱,你最近在看什么电影?  杨:你说吧,你最近看了什么电影,我每部都看了。好片子都看,我会间接吸收那些优秀电影的艺术概念,创造性的思维、想象力等。(杨丽萍的助理介绍,杨丽萍是个地道的艺术电影发烧友,每天深夜几乎都会猫在家里看碟,这么多年来,已经成为她的一个习惯。)  记:问一个必须问的问题,你怕老吗?  杨:人一生下来就面对死亡,这个问题……谁知道呢,老……谁都怕,怕也没用,只是人和人的感受和怕的程度不同。认清了就没什么了,每个人都会老,没办法,我也很无奈。  记:你如何看中国的民族舞蹈现状?  杨:这个不予评论。我只把自己做好。  记:春晚你确定以后都不上了吗?  杨:不上了,主要是没有作品,上春晚得要有好作品才行。今年正好是有一个作品,所以就上了。我并不排斥春晚,我觉得能上春晚对搞舞蹈的来说是件很好的事情。春晚是个巨大的舞台,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希望用自己的能力和才华去赢取一种成功,春晚可以让这个人或者这个团队实现这个梦想。  我是身怀绝技的老艺人  我也是农民,土生土长的。我说过,我之前要是没有跳舞,也会是我们村种田种得最好的女人,种田有什么难的?!  记:你很热爱你身边这些舞者。  杨:当然,他们都是农民,我也是农民,土生土长的。我说过,我之前要是没有跳舞,也会是我们村种田种得最好的女人,种田有什么难的?!  记:你这个传统文化传承学校是全新意义上的少数民族舞蹈科班培训基地吗?  杨:应该是全新的,不是那种学芭蕾之类的学校,给那些上不起学的孩子们一个全新的出路。跳舞可以改变他们的生活。在这个学校授课的老师都是一些老艺人。就像我这样的,身怀绝技的老艺人。  记者:你马上会去上海参加一个商业活动,你对商业活动抗拒吗?  杨:不,为什么抗拒呢?人吃饱了才能唱歌跳舞,吃都吃不饱,怎么搞艺术创作?说实话,跳舞挣不了多少钱。我要赚更多的钱养活自己和这个剧团,但不是贪婪。

  记者手记  她自嘲,秒杀大牌 就靠这10元钱的菜篮子  采访是从云南艺术剧院旁边的餐馆饭桌上开始的,助理提着那个已成新闻焦点的菜篮子走到面前。杨丽萍嫌餐馆的背景音乐太吵,叫人关了,“我现在怕了微博了,一个菜篮子,一上微博就成新闻了。”她自嘲,秒杀大牌就靠这个10元钱的菜篮子。一坐定,才看清她的裤子是梅红色,靓得逼人眼,“这条裤子,是60年前的老被面做成的,我平常的衣服裤子,料子都是我去淘的上了年头的老料,专门找熟悉的师傅给我做,就是这个风格。”她摇了摇手指上老绣片做成的蝴蝶戒指,和着那身靛蓝色的布衣,像是时光穿越。  杨丽萍有一个习惯性动作,是去整理脖子上那条嫩粉红色的Dior丝巾,怎么弄都觉得不够美。“她太爱美了”,助理插了一句话。  《孔雀》还有不到4个月就要公演,每个人都很紧张,除了杨丽萍,“创作急不来的,三宝作为音乐总监,整套音乐还在创作中,到时候组合起来应该是世界级的。”杨丽萍说到兴致处,特意叫人开了瓶罗伯特干红,边喝边聊。和杨丽萍对饮是件有意思的事情,她酒量不差,一到高兴处会有丰富的肢体语言出来,腿也会很自然地抬到椅子上,话题也随性了许多,“我家里酒多得很,喝都喝不完”……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杨丽萍。  网上传杨丽萍身上没有任何的脂肪,她前晚笑着回应,“谁知道呢,没有脂肪还是挺吓人的哦,呵呵。不过人还是瘦一些好,特别对跳舞的人来说。”  杨丽萍每次到艺术剧院来,都要签很多的书和碟,她说这样才能让这些宣传品更好卖,要养活剧院一帮人,杨丽萍要操很多细心。她一边在每本大书的扉页上画着复杂的签名,一边回应着关于网上特别吸引眼球的所谓“杨丽萍买洱海别墅送母亲”的传闻,“其实那就是在村里给我妈妈盖了个房子而已,也不是什么别墅,网上都说是我设计的,也不是,赵青设计的。挺别致的,我经常回双廊陪我妈妈。”  媒体说,是杨丽萍养活了云南的魂儿,“从没有什么愿望并活在当下”的杨丽萍昨天不以为然,“我是个传递者,谁养活谁不好说,我还因为在云南跳舞、跳云南的舞挣了不少钱。不是吗?”

本文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与微微健康网联系。
分享到: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